这种人类已知的最强精神药物,不仅CIA用它做秘密实验(2)

这种人类已知的最强精神药物,不仅CIA用它做秘密实验(2)

2017-05-09 08:45:01  张磊的博客
本文作者:张磊

发表时间:2017-05-09 08:45:01作者:张磊无极荣耀来源:张磊的博客字体大小:A+  A-

而就在Leary因为LSD历经人生几番大起大落时,媒体发明了一个新词“嬉皮士”形容另一群嗜好LSD的疯子。

怪异的发型,破牛仔,摇滚乐,纹身,性解放,自由旅行

和Leary不同,嬉皮士没有从LSD中得到金钱和名望,但他们从LSD中得到他们最想要的嬉皮士精神。

他们提倡原理社会,追求自由,提倡新生活、新文字、新艺术,他们喜欢爵士乐、喜欢更自由的两性观念,最喜欢的莫过于各式各样的致幻剂。

嬉皮士运动并不是单纯的反叛运动,他们是大学生为主的人群在追求更能表达自己的方式,精神上的美感甚至让现在许多人依然追逐。

许多人无法理解如“滚石”、“Queen”这些乐队呐喊着的歌曲,可这正是嬉皮士最想表达的声音。

嬉皮士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,加州州长宣布了LSD为非法药物,嬉皮士们的口粮突然就被断了。

为了抗议,他们开始一系列静坐抗议,数万人没有任何原因的来到各个公园中,坐在草地上看书、聊天、弹琴、唱歌,气氛祥和。

1967年1月14日这一天,嬉皮报纸《神谕》组织了一场被称为“人类大聚会”的活动。

2.5万人再次在金门公园的草坪上静坐,还特别请来了前文提到的Leary发言,因为LSD走到一起的两种不同人生在这里碰撞,Leary一字一句的说道“审视内心,关注社会,退出世俗。”

当“吸毒和逃避”两件事在一个学者嘴里用这么清新脱俗的语言说出时,对,这人就是我们的代言人了!

原以为Leary从此开始能够带领着大家“飞跃疯人院”,但嬉皮士们自己却把自己的乌托邦毁掉了。

除了因为不顾环境吸食LSD,遭受不幸死去的嬉皮士外。嬉皮士美好的乌托邦依然吸引了许多年轻人还有观光游客。

但也因为太过复杂的人群而显得不再平静,许多毒贩或者黑社会乘机混入了嬉皮士的世界里。

太过鱼龙混杂的环境最终迫使所有平衡被打破,政府不得不插手整治。

而最终打破了嬉皮士们信仰的却是Leary被CIA设计逮捕。

CIA为了社会安定不得不上演一出贼喊抓贼,而嬉皮士的代言人垮台,彻底终结了嬉皮士的时代。

嬉皮士的美好乌托邦没有被LSD摧毁,却被过分自由摧毁。

LSD也因此被禁,从此原本人人都用的致幻药物变成人们避之不及的毒物。

如今对致幻药物绝对抵制的否定态度已经占据了道德制高点,谁也无法找回1960年代那种不同态度。

谁也不知道是LSD本身错了,还是无意开启的自由触犯了规则所以错了。

责编:无极4无极荣耀知识网

分享到:

>相关无极4无极荣耀知识